您的当前位置:
学习园地
人大论坛

让监督渐渐“长出牙齿”——我所经历的人大评议(上)

发布日期:2019-11-08

监督工作是人大工作的基础性、主体性、经常性工作。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刚到人大机关工作时所见到的审议场景至今难忘。1990年,南通市人大常委会对南通博物苑的保护和建设工作进行了多次调研。这个博物苑是实业家张謇先生创办的,是中国人自己办的第一个博物馆,比故宫博物院还早20年,是南通市区唯一的全国文保单位。但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博物院的园林部分被分割出去,被命名为“人民公园”,公园里里还建了一些简易房,作为电台和文工团的宿舍;博物院主体建筑“濠南别业”边上建了一座二层楼房,原本作为排练房,后为了创收,又改造为歌舞厅。当时的南通博物苑已经失去了创办之初的原有风貌。为了保护好这一全国文保单位,文化界人士一直呼吁要恢复它的本来面貌。市人大常委会部分组成人员提出了一个方案,就是“人民公园”并回博物苑,作为它的一个部分;拆除后建的简易房和简易楼,搬出电台、文工团等单位职工;兴建一座文物库房,用以收藏各类文物。围绕这个方案,市人大常委会进行了认真审议,但阻力很大:一是人民公园属于城建系统,当时城建系统的福利待遇比较好,不愿意划归文化系统;二是简易房和简易楼拆除后需要安置住户,又影响创收;三是兴建文物库房需要大量资金,而当时是吃饭财政。在常委会会议上,各方意见充分发表,慷慨陈词,互不相让,争论比较激烈,最后经过反复论证,通过了关于保护和建设南通博物苑的决议。这个只有3句话的决议,解决了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在南通博物苑的历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经过多年的保护与建设,如今的南通博物苑已经成为南通市区最为靓丽的历史文化名片。

像南通博物苑这样的监督案例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也不少,但并不是很多。当时社会上对人大性质地位作用的认识还没有现在这么高。“大牌子、老头子、空架子”,“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不做不够意思、做多了没有意思、做一点意思意思”,这些略带自嘲的说法在人大系统内部也还不时听到,人大监督工作“容易做虚、不容易做实”的困惑还不同程度存在。但地方人大常委会的领导们和广大人大工作者一直在探求让监督硬起来的有效途径,人大对政府部门的工作评议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孕育而出。回顾当时的情况,工作评议的初衷是发挥代表的优势、集中代表的力量,为部门工作梳理问题、问诊把脉,压紧压实部门工作的责任。这样的评议,参与人数多,推动力量强,社会影响大,一时成为地方人大相互学习借鉴推广的监督方式。

在上世纪90年代,我所经历的人大对政府部门的工作评议有三次,都是在南通市十届人大常委会的任期内。第一次是1994年。这一年年初,常委会将评议公安部门的工作列入工作计划,4月份,市人大常委会作出评议决定,主任会议制定实施方案。随后,召开动员大会,市级人大代表以及其他各级部分代表参加会议。根据动员会的部署,1000多名代表分成若干小组,开展调研,听取选民意见建议。市人大常委会机关为每个小组都配备了若干工作人员,负责调研活动联系、评议简报的编写、建议意见的收集整理等具体工作。8月份召开评议大会,各评议调研小组在大会上发言,常委会领导讲话,提出更改要求。会后,公安部门对市人大常委会提出的100多个问题逐一整改,并将整改结果在常委会会议上作口头报告,常委会领导对评议工作进行总结。这次评议,参与人数多、时间跨度长、影响力很大、效果也很好。第二次是1995年。鉴于上年度的评议工作量巨大,这个年度的评议工作采取分管领导牵头、相关委室负责、若干代表参加的模式,对工商、邮政、规划、建设等部门的工作进行评议。虽然评的部门多了,但规模大为减小,程序大为压缩,声势也有很大的减弱。第三次是1996年。这一年所评的只有教育一个部门。我本人当时在教科文卫委员会任职,负责各类文稿的起草和组织联系的具体工作。4月份常委会作出决定,5月份主任会议通过实施方案,6至8月份组织代表开展评议调研,10月份召开评议大会并部署整改工作,12月份常委会听取整改报告并作评议总结。这次评议与前两次相比,主要特点是评议的主体是常委会组成人员,问卷征询意见建议与满意度测评融为一体,并增加了与教育部门沟通对接的环节,各方更为心平气顺。这一年,我还参加了新浪体育nba会组织的对省文化厅的评议工作,负责南通市的省代表调研联系和评议分报告的起草工作,并随相关省代表参加了新浪体育nba会在南京召开的评议大会。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人大评议出现的新形式,这就是“述职评议”。述职评议的做法主要是组织人大选举和人大常委会任命的政府组成人员在常委会上进行述职,常委会组成人员对述职报告进行评议,并进行满意度测评,测评结果由常委会党组报市委,并向述职人员本人反馈。市十一届人大常委会任期内,每年都要选择几个部门的负责人作为述职评议的对象。在这个任期内,常委会也对有关副市长进行了述职评议。述职评议的关键是把对部门工作的评议与对主要负责同志的评议结合在一起。评议调研过程中,都要召开若干座谈会,同时还要对中层干部进行个别谈话,征求意见建议,应该说,针对性更强、精准度也比较高,但在具体工作中,如何把党管干部原则与人大评议深度结合起来、有机统一起来,始终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作者:景迅)

来源:人民与权力杂志

 

新浪体育直播,新浪体育nba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政府网站标识码:0000000001 黑ICP备06004973